| 无障碍访问 | English

新闻中心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新闻中心 >>新闻动态 >> 正文

新闻动态

榜样 | 追梦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9-03-25
字号:
+-14



编者按

 “我们都在努力奔跑,我们都是追梦人。”

梦想越远大,奋斗越艰辛。风雨不惧、前行不辍,才能迎来“放眼昆仑绝顶来”的明天。

本期榜样为您讲述北京同仁医院眼科杨文利的追梦故事。



追  梦


在中国眼科超声界,有位响当当的人物。一个简单例证,医学生的教科书——人民卫生出版社的医学影像专业教材眼科超声部分,撰写作者并没有像其他专业一样,由各位专家轮流“坐庄”,而是从本科到研究生,从规培到住院医培训,近10年的编者名字始终都是:杨文利。

1991年,杨文利从北京医学专科学校毕业,因为实习时的突出表现,留在了北京同仁医院眼科。当时,临床医学大专学历,尚不够在同仁成为眼科医生,只好当一名技术员。此番略显“尴尬”的开场,并未成为他职业之路的牵绊,反而成为踏上他追梦之旅的原动力,心怀“不甘心做一个普通的技术员,更不能仅仅只是操作机器的那个人”的想法,杨文利铆着劲开始努力奔跑,开启了在眼科超声诊断之路上的精彩人生。



越努力,越幸运

1993年夏天。首都机场。国际奥比斯眼科飞行医院抵京。

这所会飞的慈善医院担负着防盲治盲的使命,不仅飞往世界各地手术,还为所到之处的眼科医护提供培训。此行落地的具体安排,包括招收全国学员、选派手术助手、筛选病人、组织讲课等一干事宜,原卫生部均交由同仁医院负责,平时认真细致的杨文利此次也被委以重任——负责后勤保障和协调工作。

飞机上只能容纳40人,200位学员轮流上机观摩手术,剩下的人在演播室收看直播。90年代初,没有手机、对讲机,通讯基本靠喊,为了让大家有事第一时间找到自己,杨文利给自己找了一个地处中间的“最佳”位置——停机坪门口。不光兼顾两边,还完成了守门任务。七月的日头如悬着的火球格外刺眼,没有任何遮挡,杨文利独自坐一个小凳,一守就是一天。

其次是飞机上40人的吃饭问题。每天中午,杨文利用大笸箩把大家的快餐从演播室搬到飞机上。走一段胳膊就酸了,又不能撂地上,只能佝偻着腰把笸箩放在腿上歇歇。等大家吃完,再收拾好拿走。从早到晚,他的衬衫就没干过。

那时,这样近距离跟外国专家学习的机会很少。可是几天会议下来,杨文利都“错失”机会。然而命运总会给努力的人一个恰如其分的安排,他很偶然地在飞机上发现一本英文原版眼科超声书。眼看到了最后一天也没机会翻几页,他鼓足勇气跟机上的图书管理员商量,能否借走一晚。几天来忙里忙外,管理员都看在眼里,他破例答应,并允许复印,这本珍贵的复印资料成为杨文利眼超声知识储备中的“第一桶金”。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如果把眼睛比作一汪秋水,那么站在岸边的眼科医生仅凭肉眼很难精准判断水中状况,提出治理方案。而有了检查仪器,以及专业技师使用设备检测、提供分析报告,医生便如虎添翼。杨文利就是这样一位“幕后英雄”。说起他所从事的眼超声检查之于临床的意义,他总结为“一个重要的、再认识的过程。”

刚到眼科的时候,设备只有眼科专用的AB超诊断仪,没有专门技师,只有几位眼科医生每周轮流抽出半天时间给病人检查,一天只做8个病人,诊断数量非常有限。

杨文利被安排到肿瘤、外伤、眼底三个专业组轮转,跟大夫一起上手术,出门诊。如此杨文利对眼科诊疗有了更全面的了解,给出的报告也是临床医生想要的。

他一有时间就扎到图书馆,凡是眼科期刊,都拿来看。有不懂的日文,就先看超声图,然后求教宋维贤教授等留学过日本的专家。

“当年郑邦和教授的英文功底是大家公认最好的,我翻译整理了彩色多普勒超声在国外应用的文献,就特别贸然的把文章拿去请他指点。”短短几天,杨文利就拿到了修改稿,那一刻,他兴奋又感动。

“文章我是用电脑打印的。A4纸,1.5倍行间距,批改的红字跟我打的黑字基本一样多。郑教授不仅给我做了方向性的修改,甚至还做了文字上的润色。”

前辈的扶植给了杨文利莫大的鼓励。学习别人的经验加上自己琢磨,参加工作两年,他就创新性的把彩色多普勒超声应用到眼部诊断。

“因为没有前人教,只有国外的几篇文献,所有的参数都得自己去摸索。70多岁的张淑芳教授听说我做这个,就从家里把她珍藏的又大又沉的原版解剖图谱拿来,那个时候眼血管的局部解剖图谱很少,每次用完还要带回去。张教授和刘磊主任就站在我旁边,看着我做每一个病人,根据图谱帮我判断这是哪一条血管,一点点摸索条件。B超室刘孝慈主任也特别支持,那会全院只有一台彩超,刘主任帮我们利用周末的时间熟悉设备,完成这个课题。”

20多年过去了,回忆起当年的细节,杨文利有点哽咽,眼泛泪光。

“想想都觉得特别的温暖,是前辈的帮助成就了今天的我。我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对待这个刻苦努力的年轻人,老一辈同仁毫无保留、不遗余力。也许,他们从杨文利身上看到了自己年轻时的影子。这样的传承,承载着责任,更延续着情怀。

2018年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项目申报中,杨文利主持的“新型多参数眼科超声成像系统”从7个申报单位中脱颖而出,获得研究经费673万元。该项目研发拥有独立知识产权的、适合眼科使用的、国产超声诊断系统。这也是业界对同仁眼科超声在国内居于领先水平的充分认可。



不能只是操作机器的

那个人


“大夫,您能帮我看看吗?”

1998年的一个黄昏,已经过了下班时间,仍在医院加班的杨文利在楼道里被人拦下,他接过对方递来的病历,一边翻看,一边听他叙述。

“大夫说我父亲得了脉络膜黑色素瘤,明天就要上手术台了,我想我还是应该来同仁看看,要是咱这也这么说,我们就死心了。”

听到脉络膜黑色素瘤,杨文利心头一紧。上手术台,意味着老人即将失去眼球。为了避免恶性肿瘤发生转移,当时普遍的治疗方法就是眼摘。

认真看完所有资料,尤其是B超影像没有肿瘤的任何特点,杨文利再三斟酌,“我真的不觉得这是肿瘤。”

第二天,他把患者直接带到王景昭主任面前,拜托她给加号。患者的眼底已经非常糟糕,完全看不清。做核磁检查,结果同样模棱两可。经过杨文利再次超声波诊断,仍没有见到病变里有血流信号。而肿瘤当中一定有新生血管,所以他坚持自己的判断。

最后王主任建议,先不摘,吃药促进玻璃体内积血吸收后再处理。这是一个冒着极大风险的决定,如果是肿瘤,很可能延误最宝贵的治疗时机。

抱着对同仁医院充分的信任,病人听从了建议。三个月后复查,那个疑似肿瘤的东西,消失了。

虽然幸运的遇到杨文利具有偶然性,但这次诊断与临床最终结果相吻合却绝非偶然。

常规思维中,技师的工作特点是按部就班。大夫开了单子,病人拿着单子来检查,拿着结果再回去找大夫进一步诊断治疗。技师负责的这个部分犹如传送带上的一个环节,往前不用去诊室给病人视触叩听,往后也不用追踪大夫给的诊断治疗方案,完成好自己这个环节就算合格,可杨文利不一样。

报告发出去,虽然已经完成了既定任务,他仍会继续求证自己的报告是否准确,“每个病人都一定要有结果才能走”。

“我当年非常幸运,能够和很多老专家一起近距离接触,向他们求证我的很多问题,我很感恩自己是在同仁医院!因为我在这儿的每一天都能有很好的学习机会。看到一个病人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就敢拉着他去找专家,虽然门诊人非常多,但是他们从来不拒绝。”

诊断报告,追踪结果,不断求证……在反复的训练中,杨文利的能力极大提升。

2006年,杨文利与魏文斌教授合作,针对眼内肿瘤诊断开发新技术——超声造影,以前只能靠机器本身的能力去鉴别那些疑似肿瘤的组织中有没有新生血管,现在通过在血管中注入造影剂再做超声,使得诊断敏感度和特异性大大提升。该项技术不仅在国内独有,作为国际眼科超声诊断学会中国唯一的委员,2018年11月,杨文利在智利召开的国际眼科超声诊断学术会上做大会发言,同样引发国外同道极大关注,大家对来自中国的DOCTOR YANG 报以热烈的掌声。 “具体怎么做?用的什么药?剂量多少?” 每年四百余例的检查让大家惊叹不已。

“我不愿意墨守成规,不是以前有什么我就做什么。我是要发挥积极作用的那个人,不只是像个机器人一样12345就完了,那样的生活对我来讲好像太无聊了,我想有一些新的发现。”



“生物测量,杨文利就是标准”



同仁医院东区415是杨文利的一方小天地。十多平的检查室紧凑摆放着7台机器,可以提供超声生物测量、彩色多普勒超声等多项检测。辗转腾挪,忙而不乱,一天下来,他一个人完成六七十人次近两百项检查。

睫状体离断是眼外伤常见的一种疾病,眼内压下降、黄斑水肿等可以导致病人最终丧失视力。找准离断的部位,是影响手术效果的关键所在。以往诊断主要依靠房角镜,复位手术有时需要2次甚至3次才能完成,医生头痛,病人遭罪。

1996年,杨文利借助超声生物显微镜(UBM),在总结大量病例的诊断基础上,提出睫状体离断的UBM分型和离断口的确定方法,提出睫状体与巩膜突之间的相对位移是判断睫状体离断口的唯一标准。应用此方法,同仁医院在睫状体复位手术的一次成功率由以前的80%左右提高至99%以上。杨文利也因此获得了北京市科技进步三等奖。每天,都有全国各地慕名而来的患者点名要求杨文利做UBM检查,“大夫说了,只有同仁医院的杨文利签字确认了离断口的位置,他才上手术台。”

眼球直径不到25mm,在如此狭小的球体内寻找病变部位犹如抽丝剥茧,将每一个点状、条带状回声分门别类、归纳总结,得出准确的结论,需要相当的功力。

比如视网膜脱离,虽是眼科常见病,但在只有二维超声诊断的年代,经常误诊、漏诊。尤其在眼外伤等复合眼内疾病发生时,还可能并发玻璃体积血、脉络膜上腔积血、后巩膜裂伤、球内异物等。杨文利将彩色多普勒超声引入眼科临床诊断,根据病变形态与彩色多普勒的血流特征结合,可准确诊断复杂眼内膜状病变,与临床诊断符合率达98%以上。

白内障术前患者需要测量生物学参数,以选择合适的人工晶体。曾有一位患者多次测量都无法获得数据,只好到同仁会诊。经过杨文利的测量和计算,术后病人获得了1.0的视力。再复查眼球的生物学参数,眼球轴长与术前预估结果只差了不到30μm,比一根头发丝还细。北京协和医院眼科钟勇教授在各种会议上曾不止一次这样评价说:“生物测量,杨文利就是标准”。

有一次协和医院的叶俊杰教授请杨文利会诊,特意叮嘱病人如果允许可否将检查过程用手机录制下来。因为病例特殊,杨文利毫不犹豫地将病人的原始动态、静态图像拷贝好转交给叶教授。得到影像资料后叶教授非常吃惊,再三致谢。而这之后,杨文利也给自己定了一条规矩——只要需要,一定把检查资料交给会诊医生。这样开放包容的做法,不仅没有使同仁的病人减少,反而有更多同道将自己的病例介绍到同仁医院会诊。


一个老同仁的责任


2018年,杨文利所在的东区眼超声团队,8个人一年完成高达10万人次的检查。

为了服务更多患者,尽量缩短等待时间,减少检查室门前的拥挤,早在十年前,杨文利就设计了分时段预约的方法,每五分钟一个病人。按照预约时间来检查,不到半小时所有检查都可以做完。同时参考航空公司超售的办法,如果有爽约的患者,系统会随时调度,把排在后面的补上来,避免浪费资源。

有病人检查后随手把就诊卡一塞,过会就绕回来询问有没有把卡落下,每每这时,杨文利对于细节的强大把控力就会显现出来,他会准确的回忆起刚才病人把就诊卡放在了上衣还是裤子口袋里,或者给了身旁的哪位家属。“因为病人问的最多的就是这个,所以把卡交给谁了,放哪了,都得关注一下。这方面我还有很多经验,都会告诉同事、辅医,让他们也注意。”

“我希望这的每个环节都经过精心设计。”

平常工作繁忙而辛苦,如果功夫只用在八小时内,那么想取得傲人的成绩如同天方夜谭。能吃苦,不惜力是许多同事对杨文利的评价。

他持续发力,1993年使用彩色多普勒超声诊断眼部疾病,1996年应用超声生物显微镜诊断眼前段疾病,2006年应用超声造影技术诊断眼肿瘤,2012年将弹性成像诊断技术用于眼疾病的诊断。每一次新技术的应用都提高了超声诊断眼疾病的水平。

除了创新,他还认真地对新技术、新方法进行总结。这些新技术的第一篇综述、第一篇文章全部出自北京同仁医院眼科。截至目前,杨文利已经在国内外的期刊上发表论文近百篇,主编专著3部,参加相关专著的编写逾40部,获得北京市科技进步二等奖2项、三等奖3项,北京市卫生局科技成果二等奖2项。

从技士一步步晋升为主任技师,别人一年不耽误需要18年,杨文利三次破格,14年就完成了。

尽管如此,杨文利心中仍有遗憾。

“其实我很想接受一次再教育,我曾经鼓足勇气去考研究生,但后来得知,即便考了研究生,也还是技术员的时候,心里挺难受。我去参加全国的学术会,坐在前面的是一水的教授,当他们也很尊敬叫我教授的时候,我心里很忐忑,但也不好站起来说,我不是教授,只是个主任技师。还有别人问我,您招研究生吗?我觉得很汗颜。我是个假教授,这种名不符实让我心里最难受。”

虽然屡屡与“教授”失之交臂,但杨文利仍不遗余力传道、授业、解惑,把自己的经验毫无保留的传授给年轻人,给慕名而来学习眼超声的人,他觉得这是一个老同仁必须有的责任。

“我们七个人七台机器,我给大家排班,都是轮流,每天换一个位置,谁都不偏科,但搜集病例要互帮互助。年底就提出明年的计划。比如我想研究视网膜母细胞瘤,那就把我的想法、留什么病历、怎么留都写清楚贴到机器上。这样无论你在哪个机器,只要团队里有人遇到了这样的病人,就帮你把资料留好。反之你在做检查时遇到别人需要的病例,也同样。这几年我们每年都有六篇以上的论文发表,而且全部都是中华级的核心期刊或者SCI的论文。”   

2001年,在时任眼科主任刘磊教授的支持下,杨文利开始主办国家级继续教育项目“眼超声诊断学习班”,至今来自全国30个省、市、自治区和直辖市,以及香港、澳门的医生累计超过5000人次参加培训。大家口口相传,在业内有极高的知名度,“不同的学习阶段听杨老师的课有不同的收获”。

不光自己讲课,杨文利还鼓励年轻人也走上讲台。

“他们备课,我帮着修改课件。先给家人讲,非专业人士能听懂50%就算成功。接下来在B超室讲,每个人讲完我都点评,修改后给进修医生讲,要讲到他们85%以上都明白。再给刚刚毕业的医生或研究生讲一遍,合格就能到我们的学习班上讲。我希望他们有教学概念,因为全国很多人来同仁学习。”

杨文利还通过网络平台在线分享病例诊断经验,点击量达十万人次,让更多医务人员掌握眼超声相关技术。“全部免费,很多人在下面留言表示感谢。”



追梦


生活中的杨文利亦很精彩。他热衷为家人烘焙也带给同事分享,喜欢带儿子旅行、打网球、摄影,偶尔也追剧。他的朋友圈有这样一条分享:“路可以回头看,却不可以回头走,不求尽如我意,但求无愧我心!人生就像一张有去无回的单程车票,没有彩排,每一场都是现场直播,把握好每一次的演出便是最好的珍惜……”

梦想不能一蹴而就。

时光不弃,未来可期。


文 | 宣传中心 黄汇慧

图 | 宣传中心 龙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