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障碍访问 | English

新闻中心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新闻中心 >>新闻动态 >> 正文

新闻动态

最后三名同仁援地坛医院的“战士”回归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20-05-21
字号:
+-14

5月20日,北京同仁医院援地坛医院的放射科主任技师牛延涛终于结束隔离,回家啦!明天,重症医学科护士王晶鑫、刘晓蒙也将迎来团聚时刻。至此,北京同仁医院派出援武汉、援地坛医院、援小汤山医院的80名医疗队员全部回归。下午,党委书记金春明带队,相关科室主任、支部书记以及部分行政科室主任同行,前往驻地酒店迎接英雄回家。



最后归队的三位队员,在工作中都遇到了什么困难,他们又是如何面对呢?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


牛延涛今年已经46岁了,在同仁援地坛医院队员中年纪最大,职称最高,学术任职最多。


聊起这次任务的难点,“加班加点熬夜都不算什么,就是戴口罩太憋了,鼻梁都压破了。”


在抗疫前线的47天里,他上了33个班,每个班5小时,最多给40多个人拍片。十平米的操作室和三十多平的扫描室,就是他的“舞台”。每来一位需要拍片的患者,他都要先到门口接过申请单,回操作室登记,设定好参数,回到门口把病人迎进来,嘱咐他/她去掉金属异物,躺好,细细讲一遍怎么憋气配合检查,再用铅围裙盖好,做好辐射防护等等。遇到重症病人,还需要帮着护士一起抬到检查床上。检查后撤掉一次性床单,再铺一床新的。一顿操作下来,护目镜里雾气蒙蒙,“只能歪着脑袋斜着眼睛,利用那个缝看。”



5小时的值班结束后,牛延涛还要再花1小时,对机房和操作间进行终末消毒:用消毒液擦拭设备和操作台表面,用喷雾剂对室内空间喷洒,最后用紫外线灯照射。等忙活完,摘下口罩,脱下防护服的那一刻,“简直就到了天堂。”


为什么要这么严格消毒?因为疫情之初,牛延涛远程与湖北省疾控中心科研人员共同开展研究,在武汉两家大医院的CT室采样。结果,CT扫描机架上的孔洞内壁,操作人员的脚下,空调换气孔,甚至观察窗上都都检测出病毒核酸阳性。为了避免出现交叉感染,这里的消毒就显得格外重要。而且每个班病人的检测顺序也很有讲究,先筛查后疑似再确诊最后危重症患者。病人需要反复做CT,为了让他们的图像清晰满足诊断要求,又可以少“吃线”,牛延涛和其他援地坛医院放射技师一起,研究如何优化参数,减少辐射。


3.20至5.20,牛延涛的抗疫经历开始于春分、奋战于清明和谷雨、结束于立夏、返回于小满,圆满完成任务。除了感谢领导、同事的关心和问侯,牛延涛最感激的是自己的家人,一双儿女的生活起居、学习辅导全部由妻子和岳父母承担,让他心无旁骛。“这次抗疫经历,是宝贵的人生阅历,是最重要的收获。”




重症医学科的王晶鑫是90后,来地坛换了四个科室。在感染急诊科接待回国人员二百余人,新冠0科护理疑似患者二十余人,呼吸科护理危重人员四人,二级护理确诊十余人,新冠一科护理确诊三十余人。“我是革命的螺丝钉,哪里需要哪里拧。”


其实,她这次遇到的困难就来源于不断的变换科室。“刚熟悉流程以后就又换了,从头开始熟悉流程,认识新的人,每一次换科的前一晚我总睡不好,因为害怕自己干的不够好。我代表同仁医院,是同仁重症医学科出来的,所以我要干到最好!”


“刚开始呼吸科,入科的第一个班就参与了抢救一个脑出血的病人。被问到插管都准备什么,呼吸机管路怎么安装等一系列问题。我很庆幸在ICU没白工作这么多年,这些根本难不倒我。进入病房六个小时没有出来,一直在忙着。我们的努力没有白费,病人慢慢好转。”



“呼吸科的病人比较重,好多都是从ICU病房转进来的,生活不能自理,第一次穿着厚厚的防护服给病人翻身,刚翻了一个就开始憋气,出了一身的汗。给病人擦大便、喂饭,每个操作下来都是一身汗。给一个老爷子擦大便时他有点儿不好意思,一个劲的说麻烦你们啦,真的是辛苦了你们,听到这些虽然很累,但真的挺高兴!从天亮到黑夜,从天黑到天亮,长长的走廊里总是那么的安静,有一天夜里有一个老奶奶有些谵妄躁动,我坐在她的边上握着她的手,跟她说话,慢慢的她睡着了。在这里支援的每一天都充满了希望,希望他们赶紧康复,希望他们赶紧与家人团聚,希望早日战胜这个小病毒,一切从零开始亦一切从零结束!”





重症医学科的刘晓蒙也是90后,比王晶鑫还小1岁。开始在感染急诊科,大概每天接触200-300名患者,然后到感染二科支援,病人最多的时候40个。问起她遇到了什么困难,想半天,“老师,我觉得我没遇到什么困难。”


大大咧咧,没心没肺,是她对自己的评价。但同科的高非结束隔离即将回家的时候,刘晓蒙却哭了。“最开始可能没觉得她们真的要走的,而且那么多领导来,每人都聊几句还挺开心的,等她们真该走的时候还是挺难受的。虽然我们支援不在一个科室,但是在地坛医院有自己科室老大在就觉得踏实,不害怕,她走了,就感觉没有主心骨了。”说起哭鼻子,还不止这一回。“我可能眼窝浅,王老师(王晶鑫)视频给儿子过生日那天,我都看哭了。看援鄂队员回来的视频我也哭,感动。”



别看晓蒙经常梨花带雨,关键时刻她也是可以提供肩膀倚靠的人。“我每次进病房都会笑嘻嘻的跟患者闲聊几句,解解闷儿。这天,我一如往常敲门进去,发现患者总是背对着我,我就觉得不太寻常,问她怎么了?有什么事儿你跟我说说。话音刚落,她就嚎啕大哭,一边哭一边跟我说她的经历和压力,看着她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我一边安慰她,一边让她靠在我肩上,轻轻拍拍她的后背。她怕近距离接触会传染给我,我说没事儿,我不怕!慢慢的她情绪缓和了,说都憋了好久了,今天就想偷偷的哭一下,还被发现了,聊会儿心里舒服多了。”


一个小时的天聊完,刘晓蒙感觉有点憋气,谁知道这才刚刚开始。有位患者不舒服,她转头去查看。这间病房里的两个小姑娘是新室友,因为之前的病友出院,所以搬到了一间。看到别人康复,俩人都着急。一个担心屋子里的空气有病毒,呆在厕所哭着不肯出来,另外一个也跟着哭了。整条走廊都回荡着哭声,刘晓蒙在厕所陪着,和闻讯赶来的其他医护人员一起,你一言我一语,一边听她们倾诉,一边安慰。“听她们说自己的难处,家里的,学校的……真的很心酸。不是不想哭,这次是不敢哭。太憋气了,我一边说话,一边倒气。”



“感谢刘晓蒙护士在我情绪崩溃那天把我搂在她的肩膀上哭并且安慰我,其实当时我特害怕这样会传染给她,但她却一点都不怕……”




1月27日到5月21日

115天

北京同仁医院援武汉

援地坛

援小汤山的

80名队员

终于一个不落

全部平平安安地回家

在这场看不到硝烟

却看得见牺牲的战争里

在这场听不到炮火

却听得见冲锋的狙击中

感谢你们

挺身而出

致敬

我的同仁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