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障碍访问 | English

新闻中心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新闻中心 >>新闻动态 >> 正文

新闻动态

北京同仁医院魏文斌教授入选“致敬榜样”—全国卫生健康系统庆祝建党100周年百名优秀共产党员典型案例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22-01-20
字号:
+-14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卫生健康委文明办、医院党建工作指导委员会,委属委管医院党委:

为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深入宣传卫生健康工作在党的领导下取得的巨大成就,深入宣传卫生健康系统优秀共产党员和先进基层党组织的典型事迹,国家卫生健康委文明办、全国医院党建工作指导委员会办公室联合国家卫生健康委人口文化发展中心、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中央新影发现之旅频道等单位,组织开展了“致敬榜样”——全国卫生健康系统庆祝建党100周年专题活动。本次活动的评选工作采取专家评审的方式进行,共推选出先进基层党组织典型案例107个、优秀共产党典型案例108个,并经国家卫生健康委直属机关党委审核同意,现将评选结果进行公告。

希望全系统各级党组织和广大党员结合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精神,学习先进、争当先进,大力弘扬伟大建党精神和卫生健康崇高职业精神,牢记初心使命,埋头苦干实干,以更加奋发有为的精神状态,全面推进健康中国建设,为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优秀共产党员典型案例名单(108名)


序号
姓名
单位
13
魏文斌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




眼科专家魏文斌

勤学艺 真着迷 再传承

作者:黄汇慧




这是一台肿瘤手术,动刀的位置有些特殊,在眼球上。


术者是北京同仁医院副院长、眼科主任、知名眼底病专家魏文斌教授。23毫米,成人眼球的横径,跟一颗围棋棋子差不多;0.6毫米,手术刀,看起来更像针;1毫米,切口大小,位置在角膜缘外。手术需要在显微镜下进行。


更为特殊的是,通过与显微镜相连的各种设备,全球近万名眼科医生正在紧盯屏幕,观看手术直播。


2个小时后,一个红黑相间,米粒大小的肿瘤被成功切除,一周过去,患者视力恢复到0.2。


术后,魏文斌收到了一封来自国外的邮件,一位年轻的医生写道:我太喜欢您的手术了,请问您做眼科手术多久了?我们要做多少年的手术才能达到您这样的水平?


这个外籍医生的提问引发了魏文斌的思索。3天,他把自己35年的从医经历凝练成9个字:勤学艺、真着迷、再传承。


勤学艺


魏文斌1965年出生在安徽桐城。1986年,他以优异的成绩从安徽医科大学毕业,本来准备留校,正赶上同仁医院扩建,到安徽医大来招应届毕业生。


“我幸运地被选中,又幸运地被分到眼科。同仁的眼科在我心中是神圣的地方,是眼疾患者的圣殿,眼科专家的摇篮。而在这之前,我从来没敢想过自己能到北京,能成为一名眼科医生。那时候的心情别提多激动了,发誓一定要做一名好医生,一名既有精湛医术、又受人爱戴和尊敬的好医生,不能给同仁、首都脸上抹黑。”


回忆起那段日子,魏文斌似乎回到了青年时代,目光闪亮。“我最初的学习,几乎是老师们手把手教的。有一次,刘磊教授带我手术,她强忍着胃痛,在手术台前站了好几个小时,指导我操作。因过度劳累,当天晚上消化道出血。我心里很不安,她却说,‘这是对你负责,更是对患者负责’。”


“在国外学习的时候,最期待的就是能看大师们手术,整天想着找机会‘偷学’一下,不浪费任何时间,从早晨手术室开门一直站到晚上关门。”


“累吗?其实真的挺累,但那个时候从来没有觉得累,也没有觉得苦。人家说要苦学,我不觉得。”


同仁医院深厚的传统医学文化成就了今天的魏文斌。在老一辈眼科专家的言传身教耳提面命下,通过自己的勤奋钻研,他成为一代中青年医师中的佼佼者。


1998年夏天,在中国工作的美国一家公司的总裁麦克先生,左眼突然视网膜脱离。他曾做过白内障人工晶体植入手术,同时患色素性青光眼,又是高度近视,手术难度足以令任何经验丰富的眼科医生望而生畏。由于视网膜脱离经不起漂洋过海的颠簸,麦克只好“投奔”同仁。


手术是魏文斌做的。那时候麦克对中国医生一无所知。手术中,魏文斌端坐在显微镜前,针一样细的手术刀深入眼球里,一点点展平视网膜,激光固定,复位,用比头发丝还细的线飞快地缝合伤口,一团糟的眼睛很快被整复一新。而麦克始终咬紧牙关,后来大家才知道,他竟然紧张得崩掉了半颗牙。


第二天,魏文斌为麦克摘纱罩,就在纱罩被摘掉的那一刻,麦克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而后惊喜地叫出了声——他的裸眼视力已恢复到0.5,矫正视力竟然达到1.0!



回国后,麦克到几家医院复查,所有的国外同行都赞叹:手术做得棒极了!以后,麦克对同仁医院非常信任,他说:“中国有世界一流的眼科医生!”


35年来,魏文斌共完成2万余例手术,复杂手术超万,论文370余篇,主编专著27部。现代科技的发展和医学的进步给他提供了许多机会,他吸吮着广博的医学营养,一步步攀上眼底医学的高峰。


真着迷


《非诚勿扰》里,孙红雷饰演的香山得了黑色素瘤,很快生命就进入倒计时,他特殊的告别会让观众唏嘘的同时,也知道了黑色素瘤这个凶险的疾病。如果黑色素瘤长在眼睛里,就是成人眼内原发肿瘤——葡萄膜黑色素瘤。


这种病发病率百万分之六,属于罕见病。而在北京同仁医院“魏文斌疑难眼底病及眼内肿瘤专家团队”成员看来,它又确实常见,年接诊量达到400例,至少占全国发病人数的半壁江山。


然而,曾经很长一段时间,治疗这种病的主要方法是——摘除眼球。


1994年,魏文斌赴法国国立眼科中心医院进修。他发现法国同行有一个治疗眼内肿瘤的先进“武器”:巩膜敷贴放射治疗器。大夫把它缝在病人的眼球壁上,正对着肿瘤近距离放射治疗,疗程结束后再把放射器取下来。这样定位准确,对周围组织损伤小。


在国际眼科大会上,一位德国眼科医生的手术录像让魏文斌眼前一亮:他采用玻璃体视网膜显微手术(简称玻切),去除了肿瘤,保住了眼球。


作为一名眼底大夫,玻切手术魏文斌是很在行的。但用这种方法对付肿瘤,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段录像仿佛为他打开一个新世界。


手术难度极高,需要切碎眼球,剥离肿瘤,再填充肿瘤腾出的空间,缝合眼球,最后把视网膜贴回去。当时国际上能够完成该手术的医生凤毛麟角。当时没有拍照录像的条件,魏文斌只能瞪圆了眼睛看,将细节复刻在脑子里,一遍遍回放。


1995年回国后,魏文斌第一件事就是着手开展这个手术。至今他仍记得第一台手术时的紧张、忐忑,反倒是“第一个吃螃蟹”的病人给了他莫大的鼓励:


“没关系魏主任,你就放手做,我相信你!”


如若手术失败,病人就会像以前的病友一样,被摘掉眼球,而这样的尝试,无论如何都值得。


葡萄膜包围整个眼球的后部,血管丰富,薄如蝉翼。在这片方寸制度切除肿瘤,再完成复杂的重建和修补,同时还要保存患者的视力,需要技术、勇气和担当。


所幸手术特别成功。


谈到手术,魏文斌眼里闪烁着孩童般的热忱和好奇,“做肿瘤手术的时候,我想象自己要是能钻到眼球里就好了,我想怎么看就怎么看,我要能钻到视网膜下去,还有什么取不干净?那时候遇到什么问题真的是动脑筋,想法也非常的多,真着迷。”


经过4年的不断积累,1999年,魏文斌在全国眼底病会举办的优秀论文擂台赛中介绍了该项成果,以总分第一的成绩夺得一等奖,在业界引起轰动。


还有那个他心心念念的微型“武器”:巩膜敷贴放射治疗器。


1997年,王光璐教授、吉林大学第二医院孙悦教授、魏文斌与原子能所合作的科研人员一起组成课题组,开始了研究之路。最初用纯金做壳,放射物质采用薄膜源,效果不甚理想。2006年,再次出国学习的魏文斌自掏腰包,花了6000多法郎买回了三个敷贴器。经过不断尝试,几次更新换代,最终形成了属于我们自己的专利产品,目前正等待审批进入临床试验阶段。


在多年的临床工作中,魏文斌教授遇到了各种各样的、教科书上都难得一见的罕见肿瘤。正是这种“着迷”的精神,让他克服了种种困难,翻越了一座又一座的山峰。他说:“正是因为着迷,才能把事情做得精益求精。真着迷,也练就了我吃饭的本领和内心的坚强,能让我在遇到困难和挫折的时候有勇气和力量坚持下去。”


如今,逢“黑”必摘的魔咒早已被打破。先进的诊断技术加上丰富的治疗手段,不仅使85%的患者保住了眼球,还能挽救绝大多数患者的视力,极大提高他们的生存质量,五年生存率达到80%以上。眼内肿瘤的治疗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


再传承


北京同仁医院西区三层,这一层是著名的眼科门诊,诊室外的患者摩肩接踵。


早晨8点,魏文斌来到诊室时,门口已挤满了人。来找他的,几乎都是疑难、棘手的病例。他们操着各种口音,脸色憔悴焦虑,手里拿着病历本,使劲往护士面前递,要求只有一个:加号。魏文斌总是尽可能的满足患者,最高纪录是一天加94个号,从早晨看到晚上9点多。


护士说,“魏主任中午从来不吃饭,都是到下午两点才吃,我们给他放盒酸奶,或者放块巧克力。他说吃完饭就困了,给病人看病提不起精神。”


看再多,也不能完全满足病人的需要。于是,近十年,魏文斌把“再传承”作为自己的重要任务。


第一件事情就是办学习班。十几期玻璃体手术学习班过去了,魏文斌教授有了很多自己的心得:“中国医生不像国外医生那样健谈,很多医生不好意思提问,也怕自己的问题不够好,被人笑话。所以在我的学习班上,我都让学员们把问题写在纸条上递给我。最多的时候收了100多张纸条,讲课1小时,回答问题2小时不止, 一天下来嗓子哑了是常事。我去外地的时候,会有医生和我说,魏老师我上过您的学习班,我学会这个手术了!”


2013年11月,魏文斌多方筹措,牵头成立“北京同仁张晓楼眼科公益基金会”,并担任秘书长。多年来,魏文斌亲自带队,组织青光眼、眼底、角膜、眼外伤、眼肌、眼整形等亚科最“豪华”阵容,同仁眼科讲师团深入到甘肃、新疆、宁夏、贵州、西藏等老少边穷地区,通过授课、手术示教、疑难病例会诊和学术讨论等方式,培训了近5000名基层眼科医生。很多基层医生从周边各市、区、县赶到授课现场,尤其是新疆地域辽阔,很多人坐了几天几夜的火车,风尘仆仆,满载而归。“义诊所起的作用有限,但如果提升当地医生的诊疗水平,惠及的人群就多了。”魏文斌说。



一次去贵州毕节开展公益活动,从未谋面的医生亲切地叫魏文斌“大表哥”,“他从白大衣兜里掏出我们编写的《玻璃体视网膜手术手册》,说每天上班都会随身携带。每当这个时候,我觉得自己的心血没有白费,真是由衷的高兴!”


“西藏公益行”除了完成16例符合条件的白内障复明手术,魏文斌还带领团队完成了8例眼底手术。这是藏医院第一次完成玻璃体视网膜手术。魏文斌回忆道:“我们在日喀则的两个县发布了通知,到日喀则的医院时发现院子里满满当当都是人。那次第十一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杰布还亲自来到现场,给我们前一天做完手术的病人揭纱布。成龙先生还专程飞到拉萨,捐款200万,作为西藏自治区的眼科医生培训经费。”


宁夏彭阳县的4镇8乡仅有一名眼科医生,医疗队共为66名白内障患者、11名青少年斜视患者进行了免费手术。“一个13岁的小女孩,从来不抬头,也不和别人说话,因为眼睛斜视。通过手术,完全改变了孩子的心理状态。” 


传承,是技术不断发展的源泉,魏文斌说:“我就是老师们的传承下成长起来的,所以我也要把传承延续下去,只要我还是一名眼科医生,我还有一点精力,我就会做好教学,做好传承,这是我的使命。”


树高叶茂,系于根深。35年,那些流逝的分分秒秒,化成了手术台前的游刃有余、显微镜下的娴熟操作;凝聚成了对事业、对生命深深的热爱。


又是一个美好的清晨,阳光透过窗棂撒在书柜上。那里除了一本本专业书籍,还摆放着患者们给魏文斌画的画像,有素描、漫画,也有不少儿童的涂鸦。画面里的魏文斌,永远嘴角上扬,温暖微笑。这是患者眼中的魏文斌,也是一双双重获光明的眼睛里看到的未来。